1.2.jpg

如果回顧人生中的第一次喝醉情況,我們可能總是在比較危險的時候,

比如離開家的惆悵中、失戀的深夜裡、畢業的餐會上等等。

當時你可能想抓住身邊的酒杯和看的見的那根稻草,只希望留住一點不要那麼孤單的感覺也好,就像杜拉斯說的:喝酒使孤獨發出聲響。

其實我們都知道,喝醉並不能解決任何事,它只能讓別人注意到你正處於孤獨的時刻。

所以,你要把你的孤獨袒露給誰呢?

 

一個珍惜你的孤獨,或是珍惜你的坦白的人,他或她會自動成為你不設防的最後一道防線。

而一個看穿你的脆弱,也懂得你的易碎的人,他或她的手中,也自然掌握著將你輕輕一放,就足夠讓你碎片滿地的能力。

 

我喝醉的情況並不常見,偶爾回憶那些讓我記憶深刻的酒醉時刻,有狼狽的,有浪漫的。
看到那種情景的人,如果過後他會笑著點我,那我會回以笑意;若過後他責備我,那我會自省;若過後他會提醒我別在別人面前喝多,我會感激,若過後他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那我大概會感情複雜,仿佛是自己鋪陳了一個內心的小劇場,而原本想演的那齣戲,卻因為自己演技太笨拙而失去了意義。

年輕時的工作關係,我看過太多人酒醉的樣子,不管是工作應酬或是遇到任何問題,我發現如果真的要喝醉,必須要在信賴的人面前醉”這條真理。

因為信賴的人不會欺負你,也不會侵犯你,而是會陪在你的身邊度過孤獨的那一段路。

 

記得二十多歲的某個晚上,我特別想喝醉,晚上8點多下班後就直接窩去一家小餐館,沒吃東西的我先喝了幾杯啤酒,再點了一杯血腥瑪麗,然後長島冰茶…只記得自己一杯接一杯,換著不同味道的調酒喝,在那個昏黃燈光的餐館裡,時不時聽到鄰桌嘻嘻哈哈的笑鬧聲,後來我輕飄飄的離開餐館,一個人走在仁愛路圓環的馬路邊,感覺不管是建築物還是大樹,全世界都七橫八豎的不斷飄移旋轉。

那時候我要命的發現一件事,就是我很想上洗手間。但是剛才離開的那間餐館已經很遠了,附近又沒有加油站啥的可以直接走進去。

好吧,很丟臉的說,那一瞬間,我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很想在路邊直接蹲下小解一回。

你看,這就是喝醉了的人的想法,能怎樣方便怎樣來,卻不知道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但這時我聽到傳來一聲大聲叫我名字的聲音。

“葉小淇,你想幹嘛啊! ”

那個時候我幾乎已經蹲到路邊了。

抬頭一看,是一個認識的男生。

我剛去台北的時候,幾乎什麼人都不認識,他是一個同事的好朋友,在一次聚餐中認識,在這樣一個關鍵時刻,什麼都沒約好的情況下,他忽然就出現在我的身邊。

而就是這麼兇的一聲,避免了我的醜態。

現在我已經想不起來他叫什麼名字,但回想起來,會覺得上天在那一刻,仍然決定讓我在一個可以信賴的人面前出醜,而不要墮落成一個女神經病吧!

如果你不是在信賴的人面前醉,除了可能丟臉之外,還有可能被欺負、被丟包甚至被侵犯,還有可能丟了小命,我們好好的一個人,何必為了一時的心情而葬送了自己呢!!

 

b_ornament_134_1L.png

作者:葉淇淇。單親獨立的自由工作者

親子天下,BabyHome等網站簽約作者。

 

粉絲團:葉淇淇

網站:https://kikiyeh.tw/

FB社團:葉淇淇的女人543
IG:  https://www.instagram.com/kikiyeh75/

台灣第一個心理學交友網站:https://www.meettheone.com.tw/?p=19